行业资讯

中国第一个水果IPO来了,洪九果品市值190亿

今天,水果第一股诞生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今日(8月31日),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洪九果品”)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首日,洪九果品以40港元平开,盘中涨幅一度高达3%,最高市值190亿港元。

20世纪90年代,家境贫寒的邓洪九早早就加入了重庆“棒棒”大军。一次偶然机会,邓洪九发现了老家水果与重庆市区的差价,于是做起水果批发生意。一做就是20年,邓洪九联手妻子,把洪九果品从一家小小的批发商做成中国最大的自有品牌鲜果分销商,年入100亿。

卖水果是一门好生意吗?如今中国水果江湖三分天下——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分别对应来自深圳的百果园,来自杭州的鲜丰水果,来自重庆的洪九果品,它们在同一个时代成长起来,又不约而同地都站在了IPO大门前。悄然间,你家小区门口的水果店都去上市了。

一位重庆“棒棒”逆袭:

夫妻卖水果,今天IPO敲钟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职业:棒棒,这是对当地挑夫的一种称呼。来自农村的棒棒大军在交通不畅的重庆城中承担起了短途运输重任,早年邓洪九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来源:洪九果品官网)

早年间,17岁的邓洪九因家中生计艰难,在重庆朝天门码头扛起扁担,加入了“棒棒”大军。一次偶然发现,同样的红桔,家乡长寿的价格要比朝天门码头的售价更低,于是打起了红桔批发的主意。

这是邓洪九人生的第一个路口。1987年,邓洪九用积蓄从老家长寿进了2吨多的红桔,挑到朝天门码头售卖。家乡红桔进价0.3元,邓洪九以0.6元卖出,没想到红桔两天售罄,赚了100多元,比以前一个月赚的都多。受到这一启发,邓洪九索性丢掉扁担,做起了水果批发生意。

2002年,邓洪九与妻子江宗英成立了重庆洪九果品有限公司,批发生意越做越红火。三年后,一则新闻再次改变了邓洪九的创业方向:15种中国台湾水果将实施进口零关税。彼时,邓洪九的货源已经走出家乡,遍及国内多个城市,他开始琢磨,如果抢先一步把台湾地区水果引进重庆,就算价高不赚钱,也能让洪九果品露一露脸。

于是,在一次展销会上,邓洪九与台湾地区一家企业达成合作,将首批4.4吨台湾水果运进重庆市场。果不其然,洪九果品一炮而红。这一战让邓洪九看到了更加广阔的渠道和市场,他开始联合当地的批发商,将目光瞄准了进口水果。

起初,邓洪九不得不从广州、上海等地批发进口水果到重庆,这就出现了一个的问题:广州和上海作为一级市场,要从当地进货到重庆成都等二级市场,几经转手,不仅水果价格越来越贵,还要随时面临没货的风险。邓洪九意识到,要想进口水果生存下去,只有布局原产地——“从东南亚进货,首选泰国”,又一个视野被打开了。

2011年,邓洪九开始摸索泰国的进口水果。以龙眼作为突破点,经过长期采购,邓洪九建立起了双边市场。他在泰国成立工厂,聘用熟悉中泰双语的人担任职业经理人,取得当地果农的信任后,从分散的果农手中收到大量的龙眼;在销售端,邓洪九陆续与十几个省份批发市场合作供货,用来消化上万吨从泰国批发而来的水果。

双边市场带来了规模效应,洪九果品的经销网越铺越大,从泰国到东南亚,水果品类也逐渐覆盖到榴莲、山竹、火龙果等。2016年,洪九果品拿到了第一笔融资,5000多万元Pre-A轮融资。也就是在这一年,阿里巴巴提出的新零售概念再次让邓洪九看到了机遇。

(洪九果品业务,图源:招股书)

拿着第一笔资金,洪九果品很快进入盒马鲜生、苏宁小店的供应链,并设置前置仓,满足门店的每日配送需求。随后,洪九果品完成了基地-加工生产-仓储-销售分拣-物流-终端客户的全产业链布局。

投资方纷至沓来,2018年洪九果品接连拿下3轮融资。其中,年底的B轮融资阵容强大,深创投、招商局资本、阳光人寿、中国农垦等知名机构纷纷入局。一年后,洪九果品再次完成CMC资本领投的C1轮融资,融资规模高达5亿元人民币。

2020年,洪九果品销售收入突破50亿元,并完成了由阿里巴巴投资的最后一次融资,彼时估值约84亿港元。招股书显示,在洪九果品IPO前,董事长、执行董事邓洪九持股27.7937%;妻子江宗英任执行董事、总经理,持股9.4304%,阿里则占股8%。

创业20载,邓洪九从重庆“棒棒”一步步逆袭为水果大王,洪九果品也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批发商覆盖到全国300多个城市,成为国内最大的水果经销商。今日,洪九果品正式登陆港交所,缔造第一个水果IPO。

进口榴莲大王

年入100亿,资金链依然紧张

靠做分销,洪九果品承包了你的水果自由。

招股书显示,洪九果品专注于主要原产于中国、泰国及越南等地水果的全产业链运营。经营水果行业近20年,洪九果品形成了以榴莲、山竹、龙眼、火龙果、车厘子、葡萄为核心共49种品类的水果产品组合,是中国最大的自有品牌鲜果分销商和中国最大的东南亚进口鲜果分销商。

你的榴莲自由或许还没实现,洪九果品就为你实现了榴莲供应自由。2021年,榴莲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水果品类,零售额达524亿元人民币,按当年销售收入计算,洪九果品则是中国最大的榴莲分销商,市场份额达到8.3%,也就是说,中国人每吃掉10个榴莲,差不多就有1个源自洪九。

与此同时,洪九果品还是火龙果、山竹和龙眼的前五大分销商,市场份额分别为2.2%、6.1%、2.8%。几大核心商品为洪九果品实现了惊人的营收增速。

2019至2021年,洪九果品分别实现营收20.78亿元、57.71亿元、102.8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22.42%,两年时间营收增长了4.9倍;经调整净利润为2.28亿元、6.62亿元、10.9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18.48%,净利润率分别达11.0%、11.5%、10.6%、13.0%。

不过,就其毛利来看并不算高。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截至5月31日,洪九果品的毛利分别为3.93亿元、9.57亿元、16.13亿元、11.2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8.9%、16.6%、15.7%、19.6%。毛利率连续3年持续下降,直到今年5月才迎来了转折。

对此,洪九果品在招股书中解释,这主要是由于逐步改变了此前的营销策略,以及新冠疫情中,在其他供应商无法及时供应水果时,公司“端对端”的供应链模式保证了水果的稳定供应。这一模式下,洪九果品进行水果原产地直采,目前已在泰国和越南组建了近400名员工的当地团队,并在核心果品产地建立了加工工厂,以实现产地端的标准化运作。同时,洪九果品在泰国和越南的水果产地的果园附近拥有水果加工厂达16家。此外,还得益于增长迅速的新零售渠道。2021年,洪九果品新兴零售渠道营收为21.33亿元,在2019年这一数字还是4.7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112.81%。这一渠道又细分为社团团购、社区生鲜连锁店、即时电商、以及综合电商四大方向,其中,由于疫情影响,社区团购从2019年27.1万的营收一跃到2021年5.44亿营收,两年时间内涨幅超过2000倍。

但不容忽视的是,即便营收增长迅速,洪九果品的资金链仍然较为紧张,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2019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5个月,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50亿、-8.04亿、-9.82亿、-8.01亿。资金压力带来的是更多的负债压力,公司短期负债中,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的金额成倍增长,报告期内,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分别为100万元、6700万元、8.75亿元、15.76亿元。

在此之前,洪九果品的上市之路曾三次折戟。2013年,洪九果品在场外交易OTC市场重庆市股份转让中心挂牌,又在2014-2015年期间积极尝试推进新三板挂牌相关事项;2019年洪九果品再与东兴证券(601198)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试图进军A股;2021年10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都以失败告终。

一波三折,直到今年5月再次提交招股书,7月才通过聆讯,洪九果品终于迎来上市。IPO之后,高额营收是否能缓解现金流的压力?这是摆在洪九果品面前的现实问题。

水果店跑出三个IPO

年轻人,你实现水果自由了吗

眼下,水果大王们集体IPO。

水果界素有"南百果,西洪九,北鲜丰"的说法,如今,洪九果品扛起“水果第一股”的大旗,另外两大巨头也正在冲刺阶段。今年5月,就在洪九果品递表的三天后,百果园也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同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打拼,来自江西的余惠勇抛下“铁饭碗”南下深圳,一番折腾后,余惠勇看到了水果连锁行业隐藏的商机,于是喊来在老家当英语老师的妻子徐艳林,两人开出了第一间百果园门店。门店首月销售额高达41万元,这让余惠勇夫妇更加坚定了做水果生意的决心。

与洪九果品的B端布局不同,百果园主要面向C端市场。经过多次模式迭代后,余惠勇设计出了新的加盟方案,门店迅速扩张。20多年过去,百果园遍布全国超130个城市,坐拥超5300家门店,累计会员总人数超6700万,成为中国最大的水果零售企业。

百果园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公司营收分别为89.8亿元、88.5亿元及102.9亿元,对应净利润2.48亿、0.45亿及2.26亿,净利率始终维持在2%-3%之间,收入可观,却利润微薄。

与此同时,百果园背后站着一群强劲的投资机构。自2015年起,百果园先后进行了8轮融资,天图投资、深创投、中金资本、基石资本等多家机构入局,其中2018年的B轮融资金额高达15亿元。而在2020年2月最后一次融资中,百果园的估值据悉已经涨至120亿元。

另一边,鲜丰水果在2019年12月与中信证券(600030)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后,于2021年1月终止辅导。一个月后,鲜丰水果转而选择中信建投(601066)证券任上市辅导券商,目前已经完成第一期上市辅导工作。

鲜丰水果创立于1997年的杭州市,创始人韩树人来自安徽。当年,韩树人拿着80元钱,从一辆三轮车,一间不到4平方米摊位起步,经历25年发展,最终将鲜丰水果做成一家集新零售、智慧冷链物流和供应链B2B平台的全球化企业。

虽然鲜丰水果仅公开过3轮融资,但背后不乏红杉中国、九鼎投资(600053)、前海梧桐并购基金等机构。目前,鲜丰门店数量超2200家,拥有鲜丰水果、阿K果园子、水果码头、杨果铺、鲜果码头五大品牌,并在全球设立了300多个合作种植基地。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果消费国。数据显示,我国鲜果零售市场规模于2021年已增至1.34万亿元,随着消费升级及市场进一步整合优化,未来5年预计市场仍将以9.2%的复合年增速继续扩大,2026年将达到2万亿规模。

(图片来源:洪九果品招股书)

但这一赛道微薄的利润和极高的供应链要求,历来在VC/PE机构中备受争议。深圳一家VC机构的投资人表示并不看好水果赛道,他曾表示,水果行业存在的不确定性较多,尤其新鲜水果极易腐烂,对存货周期和供应链要求极高;但也有不少投资人看好这一门生意,主要逻辑还是市场广阔,形成规模后业绩可以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

一位参与过洪九果品融资的投资人将水果归为生鲜这一赛道类目,她认为,生鲜下游的规模化、连锁化和线上化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这条赛道的机会巨大,也充满了各种竞争。这在此前交战正酣的生鲜电商上可见一斑。

一边是水果店扎堆IPO,一边是水果悄然涨价。不知从何时起,水果被调侃为当代生活自由第一步,然而水涨船高的价格总是冷冷地把人拒之门外。水果店越开越多,但水果自由似乎离这届年轻人越来越远了。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快仗令《照片中国.十年》数字图书
« 上一篇 01-01
保荐人被查致IPO“中止” 芯德科技上市之旅如何再续?|IPO观察
下一篇 » 09-09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