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第四范式“输血”容易,“造血”难。

  9月5日,第四范式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而在此之前,2021年8月13日、2022年2月23日,第四范式就曾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两次招股书,但均未能在6个月内通过聆讯,招股书已经连续两次“失效”。

  不过,虽然第四范式IPO进展不顺利,但在一级市场,第四范式却备受投资者的青睐。成立至今,IPO前共经历11轮融资,融资总额超70亿元。但,“输血”能力强,并不代表自身“造血”能力强。

  目前,第四范式仍没能逃脱AI行业的亏损魔咒,三年半时间,第四范式更是亏掉38亿元。与此同时,第四范式的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113%。

  这种背景下,赴港上市是不是第四范式的最优选?第四范式还面临着哪些待解的难题?

  深陷亏损魔咒,三年半净亏38亿

  招股书显示,第四范式是一家人工智能软件平台,专注于提供以平台为中心的人工智能软件,使企业能够开发其自有的决策类人工智能应用。其已在金融、零售、电信、教育、科技、媒体、制造、医疗保健等领域成功落地上万个AI应用,其中金融、能源与电力是对营收贡献最大的两大行业,去年占比分别为28.6%、21.9%。

  依靠这些业务,从营收数据来看,第四范式的确取得了不错的表现。近三年半,第四范式共计营收44.78亿元,且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营收分别为:4.595亿元、9.42亿元、20.18亿元、10.58亿元。从营收增速上来看,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实现了翻倍增长。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灼识咨询报告显示,以2021年收入计,第四范式在中国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人工智能细分领域)占据最大市场份额。

  但即便如此,亏损仍然是悬在第四范式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三年半,第四范式共计亏损38.4亿元。而且,2019—2021年,这种亏损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大。

  2019年、2020年、2021年,第四范式净亏损分别为:7.19亿元、7.5亿元、17.9亿元,其中,2020年、2021年,同比亏损扩大4%、139%。这种情况在2022年上半年有所好转,净亏损5.84亿元,同比减亏51%。

  即使除去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赎回负债的利息开支的影响,近三年半,第四范式经调整净亏损也同样严重,共计亏损14.9亿元。其中,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3.18亿元、3.86亿元、5.68亿元、2.19亿元。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拖累第四范式盈利的主要原因,就是巨额的研发开支、销售及营销开支以及一般及行政开支,这三项费用都在侵蚀第四范式的利润。

  一边,2019-2021年,三项费用均逐年增长。其中,2021年,研发投入翻倍,达到12.49亿元;营销费用也达到近三年最高值,为4.55亿元,同比大涨84%;一般及行政费用为5.42亿元,为近三年最高值。

  另一边,三项费用相加,远远高出同期营业收入。2019-2021年,三项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就高达170%、112%、112%。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有分析认为,一直以来,技术研发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所在,资金支出的重心偏向技术和人才方面,高额的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就占据了大量的成本。

  上市之前,三项费用中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并非实际业务造成的亏损,而是来自员工的购股权,属于非现金性质不会导致现金流出,上市成功后,这部分亏损就会消失。

  但即使不考虑这部分的影响,三项费用依然居高不下。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为零。但,研发开支、营销费用、一般及行政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却高达83%,研发开支占营收的比重就高达53%。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这是源于,国内市场,人工智能还处于发展早期,诸多企业选择为了长期收益而做出现实牺牲,在前期亏损的情况下持续投入,以求未来大规模商业化。但烧钱速度快于赚钱速度,第四范式又将如何纾困?

  “输血”过多?资产负债率高达113%

  融资是最优选。

  根据招股书,第四范式通过11轮融资共获得98258.7万美元加上4.36亿元融资,粗略计算,融资总额超70亿元以上。投资股东可谓明星阵容强大,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601288)、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国有银行;此外,还有红杉中国、创新工场等知名投资机构。

  但巨额融资背后,也导致了第四范式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总资产为61.96亿元,总负债高达70.1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13%。

  从负债的类型来看,占比最高的是赎回负债,为61.46亿元,占总负债的比重为87.6%,主要是在融资过程中向投资者授予若干优先股。和讯财经注意到,招股书中,赎回权中的赎回条件之一就包括,公司未能在D系列融资初次交割日期起三周年完成编纂的情况下,投资者有权向第四范式要求赎回彼等投资。在资产负债率如此高的情况下,尽快上市是第四范式的最优选择。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与此同时,第四范式的贸易应收款项也在逐年攀升,收款周期也在不断拉长。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贸易应收款项分别为1.79亿元、2.63亿元、7.78亿元及8.03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收入的39%、28%、39%及76%。

  从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来看,第四范式的回款速度也在变慢。2019年,第四范式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108天,2020年为86天,2022年上半年则增至135天。

  招股书中,第六范式也提示了相应风险,其表示,由于对贸易应收款项作出的拨备金额计入经营业绩的开支,假若无法有效管理与贸易应收款项相关的信贷风险,第四范式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此外,第四范式通常授予3至6个月的信贷期,而供应商(尤其是新供应商)通常授予较短的信贷期。此信贷期的不匹配情况可能会不时增加第四范式流动资金风险。

  贸易应收款较高,对公司资金形成较大压力,再加上巨额的费用支出,同样考验着第四范式的经营现金流。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值,分别为-3.95亿元、-4.53亿元、-7.7亿元、-3.56亿元。

  截至2022年6月30日,第四范式的流动现金(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及长期银行存款、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计量的短期投资、受限制现金)共计39.2亿元。按照目前情况,第四范式只有营收大规模增长,烧钱速度才会变慢。这种背景下,第四范式急需“造血”补充现金流。

  但外部环境上,第四范式面临的竞争却异常激烈。它所布局的决策类AI赛道,虽然躲开了“AI四小龙”,但面对的竞争对手十分强大,按照第四范式在招股说明书中的附注,与其有竞争关系的A、B、C、D四家公司应该分别为百度、阿里、华为、腾讯。

  IPO观察|资产负债率高达113%,第四范式急需IPO“上岸”?

  第四范式靠金融行业数字化起家, 金融领域早已是AI厂商的商家必争之地,如今已经进入白热化。与腾讯、阿里、华为、百度等巨头在金融业数字化领域竞争,第四范式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招股说明书中,第四范式坦言,部分竞争对手具有更大的知名度、更广阔的全球复盖、更悠久的运营历史、更庞大的用户群以及更多的财务、技术及其他资源。竞争加剧或会使销售额下降、价格下降、利润率下降及市场份额流失。

  在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亏损严重、巨头环伺的情况下,赴港上市对第四范式意义重大。

  然而,第四范式能否成功IPO“上岸”,还是未知。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劲旅环境IPO:员工结构“老龄化” 报告期内被爆曾行贿
« 上一篇 09-05
从规模走向规模经济,锅圈食汇回归餐饮初心
下一篇 » 09-19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