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传统业务线全面承压 云计算能否成为腾讯第二增长曲线?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fan

  云计算服务,指的是基于互联网,将软硬件资源和信息提供给用户的计算机终端及其他设备,可按部署或交付方式进行分类。

  按部署方式,云服务可分为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和社区云。按交付方式,云服务可分为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和 SaaS(软件即服务)。

  近年来,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保持增长,SaaS 占比最高,其次为 IaaS 和 PaaS。据全拓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高达2654亿美元,其中IaaS为664亿美元,PaaS为530亿美元,SaaS为1460亿美元。

  中观层面,云计算业务目前在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全球科技巨头的营收中已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已经成为了其确定性极高的“第二增长曲线”。更重要的是,云计算业务具有以下特点:大规模、高毛利率、高壁垒。云计算行业无论是成长空间、竞争格局和商业模式均较佳。

  大规模:云计算行业空间大,相关机构预计2023年全球总体云计算市场高达3596亿美元。2021年,亚马逊旗下AWS云计算业务营业收入高达622.02亿美元,庞大规模下同比增速亦高达37.1%。2022财年(截至2022年3月底),阿里旗下阿里云业务营收为1001.8亿元,同比增长21%。

  高毛利率:复盘亚马逊及微软云计算业务可以发现,云计算业务具有明显的规模效应,规模越大,毛利润率越高。即便亚马逊在10年间60次的降低云服务的价格,AWS的运营利润率依旧从11.8%提升至30%左右。微软智能云的运营利润率则超过40%,比亚马逊更高。

  高壁垒:云计算行业壁垒高,需要大量资金支持配备硬件、技术人才等,头部效应明显,因此海外市场较为集中,目前亚马逊、微软、谷歌、IBM等占据接近50%的市场份额。

  尽管云计算在海外已经被成功验证是“长坡厚雪”的优质赛道,但是对腾讯来说,目前云计算业务在国内处于业内前三水平,但是未来迅速成为公司“第二增长曲线”却并不乐观。原因在于国内云计算竞争烈度远超国外,未来腾讯云既面临阿里和华为这种极具To B基因的强力对手的竞争,又面临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旗下云计算产品在政务市场较强的竞争,考虑到公司目前战略刚刚转向增效,导致一季度业务出现收缩,因此云计算业务迅速成为公司“第二增长曲线”显然并不现实,持续投入下未来能否逆袭亦有待观察。

  国内云计算竞争烈度远超国外 腾讯云一季度业务出现收缩

  和海外市场相比,国内市场云计算渗透率更低,增速也更快。2019年国内企业云渗透率为 6%,2020年也仅为8.8%,仍有非常大上升空间。中国云计算基础设施服务支出2021年同比增速为50%左右,处于高速发展阶段。

  尽管海外的云计算和国内云计算市场均持续快速发展,但值得注意的是双方亦具有不同的特征。和海外相比,国内的云计算市场具有更强的竞争烈度,同时和海外云计算厂商通常只提供标准化服务,不承接集成项目和定制化项目的开发不同,国内由于国企往往重视数据安全,多选择私有云,导致国内云计算厂商的私有云非标业务更多,这显著的影响了国内云计算厂商的利润率。

  根据阿里财报显示,阿里云全年总收入在抵销跨分部交易前和抵销后分别为1001.8亿元和745.68亿元,13年来首次实现年度盈利11.46亿元,是中国唯一实现盈亏平衡的云服务商。

  国内竞争格局方面,阿里云占有较大领先优势,占比接近40%,华为和腾讯均占17%左右。从业务重心来看,三家的业务侧重和自身的优势能力紧密相关,阿里云侧重于企业和行业云计算,腾讯云侧重于游戏、直播等领域,华为云则在政企领域更具优势。

  目前腾讯云在IaaS、PaaS和 SaaS布局已较为完善,但发展势头亦具有一定压力。

  IaaS方面:目前,腾讯云在全球27个地理区域运营着70个可用区。数据中心遍布全球,已落地韩国、日本、印度、新加坡、美国、德国、俄罗斯、加拿大、泰国等众多国家。此外,腾讯云也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超过2800个CDN加速节点,全网带宽资源储备高达200T+;

  PaaS方面:腾讯云已构建了包括数据库、音视频、人工智能、云原生等在内完整的PaaS产品体系。其中,自主研发的腾讯云数据库TDSQL服务超过3000家客户,横跨金融、公共服务和电信等多个垂直领域;腾讯云音视频解决方案市场份额连续四年排名行业第一,腾讯云实时音视频(TRTC)服务各行各业5000多家客户。

  SaaS方面:腾讯产品线包括腾讯会议、腾讯企点、腾讯文档、企业微信、腾讯千帆等在内的SaaS组合拳。其中,腾讯会议服务超2亿用户,过去一年用户参会次数超过40亿次;腾讯企点至今服务超过100万家企业,在中国本土CRM厂商中位列第一。

  财务数据方面,腾讯仅在2018年和2019年财报中披露了云服务收入,分别为91亿元和170 亿元据财报,2018年和2019年腾讯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00%左右。自2019年开始,腾讯在财报中披露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益,其营收占比持续增加。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从2018年的731亿元提升到2021年的1722亿元。

  根据IDC发布的《IDC Quarterly Public Cloud Service Tracker,2021Q3》报告显示——腾讯云整体公有云服务市场份额(IaaS+PaaS+SaaS)排名第二,同比增速达53.00%。其中,公司IaaS+PaaS市场份额持续扩大,上升至10.92%。

  腾讯发布2022年Q1财报则显示,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355亿元,其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实现营收428亿元,占比从26%提升到32%。腾讯的增值服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和网络广告三大业务中,一季度公司增值服务零增长,网络广告业务更是大降18%,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左右,是三大业务中唯一正增长的业务,To B业务连续第二个季度成为收入支柱。

  公司表示,金融科技服务收入同比增速放缓,反映了今年新一轮新冠疫情影响商业支付交易金额;企业服务收入同比略有下降,公司重新定位了的IaaS服务,从单纯追求收入增长到实现健康增长,并主动减少亏损合同。也就是说,一季度腾讯对云计算业务的再定位导致了公司企业服务收入同比略有下降,目前还处于调整的阵痛期,企业服务营收的调整或刚刚开始,时间和幅度或仍需观察。

  战略向效益导向转变 未来面临强力竞争前景或不乐观

  跟踪腾讯云计算发展情况可以发现,公司目前战略导向明显发生变化。近期,腾讯领衔 To B业务的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在接受采访时明确阐述了公司战略的转变:公司不再以收入增速为导向,转而以效益为导向。

  汤道生表示,过去几年,腾讯的增长模式是比较多强调收入规模的,但今年公司从过去很多低质量、转包项目的模式,转为基于腾讯自研产品为主导、健康可持续的业务模式。

  汤道生认为在To B领域,盲目追求拔高营收、提升份额容易,但实则利润极低,是一种“虚假的繁荣”。未来CSIG会转而关注ROI,将会重视提高自研产品销售比例,未来事业群内的各个独立产品团队,均需更关注自身收入和毛利。

  同时,针对中国市场的特点,CSIG将通过一系列针对性的策略以实现收入增长和效益增长的平衡。

  1,转变角色、重视自研以减少定制化项目投入

  在强调定制化、项目制的政企业务里,汤道生称CSIG将会转变角色,鼓励产品被集成,不再大包大揽。CSIG已意识到自身并不擅长做复杂定制开发,更适合做核心技术提供方。因此,未来会进一步提升自研产品的战略位置,投入更多资源打磨大数据、安全、TCE、TDSQL 、TRTC等自研产品能力。

  同时,在SaaS赛道,腾讯也定位主做通讯协作与用户连接相关的服务,鼓励自研产品能够被集成,进一步完善API、文档以及支持ISV做交付的工具。

  2,强调技术通用型以避免重复投入

  对于关联度比较高的技术、产品板块,CSIG尝试通过重组来找到更多业务协同。

  例如CSIG整合了原来负责CDN的团队跟原来负责DDoS防护的团队,两个团队一个是负责大量往外分发流量,另一个是处理大量进来的流量,整合后,二者就能够更好地利用底层的业务流量资源,降本增效。

  同时对于私有交付,CSIG也尝试通过技术创新降低交付成本。比如PaaS、SaaS产品的私有化交付,是用腾讯专有云产品TCE衍生出来的TCS,通过容器化的方式,快速部署到客户的不同领域。

  3,立足自身C2B优势差异化竞争

  汤道生表示,腾讯的优势在于底层的账户体系、连接能力,以及大数据、广告、内容上的业务积累,这些能够成为很好的业务切入点。还有企业服务相关的能力,腾讯能够发挥C2B的作用,帮助客户做对C端的连接,比如各行各业,都有智能客服、营销、IT运维等等通用需求。未来会充分利用好腾讯在C端的优势,坚持C2B战略。

  4,细化赛道团队,与竞争对手贴身竞争

  在公有云业务持续加强投入的同时,CSIG行业团队更加细分,以深入到传统行业中。7月12日,CSIG宣布成立政企业务线,以加快推动区域市场下沉,以专业的一线团队为客户提供贴身服务,在政务、工业、能源、地产、文旅等细分领域设立专属团队,长期服务于各个行业赛道的重点客户,深入一线帮助客户解决深层次业务问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阿里云和华为云亦都已经针对不同细分行业重组云业务的架构,阿里云模仿ICT企业组建了18个行业部门,华为云则是根据不同行业成立军团。

  同时,欧美经验显示,硬件方面,尤其是核心芯片亦可构成差异化壁垒,亚马逊自2018年起持续迭代其Graviton芯片以实现高算力和低能耗。目前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均已对外发布了云计算相关芯片。

  因此国内云计算行业竞争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但值得注意的是,云计算本质上还是一个To B的行业,而阿里和华为均具有长期To B业务经验,这方面能力,对于素来以To C业务见长的腾讯来说,似乎有所不足。

  同时,国企电信运营商在云计算市场的竞争力亦不容小窥。为例,2021年增速100%远超互联网公司,其在获取国企订单方面极具优势。

  去年年底,中国电信对天翼云进行了混改,中国电科、中国电子、中国诚通和中国国新四家重量级央企共同参与增资天翼云,这无疑进一步加强了天翼云在政务云市场的吸引力。

  根据中国电信年报,2021年天翼云在政务、公共事业、互联网、工业制造等领域,赢得多个亿元以上云业务和CDN业务项目订单。2021年,天翼云收入实现翻番达到人民币279亿元,稳居业界第一阵营,保持政务公有云市场的领先地位。

  2022 年第一季度,中国电信表示公司持续大力推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充分发挥天翼云的市场竞争力,推动客户加快“上云用数赋智”,公司产业数字化业务收入达到人民币294.14亿元,同比增长23.2%。

  因此,未来腾讯云既面临阿里和华为这种极具To B基因的强力对手的竞争,又面临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旗下云计算产品在政务市场的竞争,未来能否突围仍有待观察。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江湖许久不闻宗馥莉,娃哈哈何时再出爆品
« 上一篇 01-01
T97咖啡直播火了,创始人却身陷传销疑云
下一篇 » 01-01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