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

  成立仅7年的医药流通企业湖南恒昌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昌医药”)向创业板发起冲击。在短短7年内,恒昌医药取得的耀眼成绩令人瞩目,但在公司招股书披露后,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成也“直供专销”,败也“直供专销”?

  恒昌医药前身为湖南恒昌医药有限公司,由江琎、周延奇和夏平华于2015年共同出资设立,是一家专注于服务中小型连锁药店、单体药店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药流通企业,主营业务为药品批发配送。

  虽然成立时间较短,但恒昌医药的业绩表现不俗。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9.61亿元、18.49亿元和21.4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49.28%;净利润分别为5510.02万元、1.13亿元和2.0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更是高达93.38%。

  恒昌医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业绩大幅增长,与其经营模式关联紧密。

  招股书中提到,恒昌医药主营业务以直供专销模式为主。报告期内,公司直供专销业务带来的营收贡献分别为9.61亿元、15.19亿元和21.06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99.99%、82.32%和98.31%。

  所谓“直供专销”,是指“通过授权自有品牌,直接向上游制药厂商定制化采购,从而获得较低的采购价格及特定产品品规的代理权,再将产品销售给中小型连锁药店、单体药店等基层医药零售终端”的模式。

  在直供专销模式下,恒昌医药只需要提供自有品牌授权而不需要生产药品,公司的药品批件、生产及供应均由上游制药企业提供。

  这样一来,恒昌医药减少了部分医药流通环节,公司的采购成本也得以降低,由此拉开了与同业之间在医药产品采购均价等方面差距。以不久前通过上会审核的华人健康为例,2021年,华人健康的医药产品平均采购价为8.2元/件(盒),同一时期,恒昌医药的医药产品平均采购价仅为3.97元/件(盒),不到华人健康的一半。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  (恒昌医药采购情况)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华人健康采购情况)

  与此同时,通过向上游供应商定制化采购产品,恒昌医药的药品品类数量得以丰富,公司自有品牌医药产品品规数量从2019年的879个增加至2021年的1747个。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医药产品品规数量变化)

  凭借价格优势和药品品类数量优势,恒昌医疗拓展的下游客户也快速增加。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恒昌医药自主研发的电子商务平台注册客户数量从73275个增长至116697个,活跃客户从39153个增长至50781个,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26.20%、13.89%。

  不过,2021年,恒昌医药的客户增长趋势似乎出现疲态——公司的电子商务平台注册客户和活跃客户的增长速度均在下降,后续的营收增长出现隐忧。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电子商务平台客户数量变化)

  此外,受公司所采取的直供专销模式影响,恒昌医药的存货正在不断攀升。

  一方面,由于需要向上游制药企业“定制”产品,公司每次采购的医药产品批量都不能小;另一方面,公司下游客户群体多为中小型连锁药店、单体药店,具有单次采购金额小、品规要求多、对供货及时性要求较高等特点,为了保障供货稳定,恒昌医药不得不提前备货。

  为了同时满足上游的要求和下游的需求,恒昌医药的存货逐年增长。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存货余额分别达到1.27亿元、2.23亿元和2.54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7.47%、23.96%和26.44%,长期处于较高水平。

  曾因经营“劣药”多次被罚 上游供应商屡登“黑榜”

  不仅如此,在直供专销模式下,恒昌医药还多次因为医药产品质量问题遭到处罚。

  招股书显示,2020年9月11日,因销售的“乐赛仙蚊不叮”抑菌剂和“芽培®四季止痒霜”抑菌剂不符合规定,恒昌医药旗下的六谷大药房长沙市芙蓉区古汉店被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处以罚款2000元整;

  2021年11月25日,因经营的药品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批号:20201208,生产厂家: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劣药),恒昌医药被湖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没收违法所得74445元的处罚;

  2022年2月8日,因经营的药品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批号:20201208,生产厂家: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劣药),恒昌医药旗下的和治恒昌被天津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没收违法销售的劣药86盒并没收违法所得38137.4元的处罚。

  和讯财经注意到,前述恒昌医药及其旗下企业和治恒昌经营的劣药均由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并且,除批号为20201208的药品奥美拉唑肠溶胶囊外,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其他产品也存在不合格的情况。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截图来源:药智网)

  而从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来看,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显然是恒昌医药的上游“代工”药厂之一。在招股书中“附件三:公司许可他人使用的注册商标备案情况”一节显示,恒昌医药向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授权生产的药品共有3种,授权到期时间分别为2027年、2029年和2030年。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恒昌医药还将和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合作,该企业将继续为恒昌医药“代工”生产药品。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  (截图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除山西津华晖星制药有限公司外,恒昌医药的前五大供应商一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山东鲁抗医药(600789)股份有限公司、江苏聚荣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太福制药有限公司均曾被查出所生产的药品质量不合格。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截图来源:药智网)

  其中,一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山东鲁抗医药集团赛特有限责任公司(山东鲁抗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恒昌医药的“代工”制药企业之一)更是因为生产不合格药品,被监管部门开出百万罚单。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截图来源:百度搜索)

  恒昌医药多次因为经营上游“代工”制药企业生产的不合格药品而被罚,公司多个主要供应商均为药品质检“黑榜”常客,或反映出恒昌医药在选择供应商时不够审慎,公司对上游环节的质量监管不够到位,在药品质量把控方面亟待改进。

  对此,和讯财经曾向恒昌医药致函,询问在直供专销模式下公司将如何保障上游供应商的药品质量,避免因销售“劣药”被罚的情况再次发生?但公司方面并未正面回应。

  好友“代持”涉嫌瓜田李下 信披“含糊”是无心还是有意?

  虽然恒昌医药目前仍以直供专销模式为主,但公司显然并不甘心只在医药流通领域打转,公司或许更想要将业务范围扩宽至上游制药领域。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11月,恒昌医药设立了子公司恒昌新药,用以布局药品研发和药品批件收购;2021年11月,恒昌医药收购江右制药,借此布局医药生产领域。

  然而,恒昌医药向上游制药领域延伸的举动并未取得“好成绩”,反而拖累了公司的业绩表现。从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来看,尽管已经成立近4年,但截至目前为止,恒昌新药仍未通过自主研发取得任何一个药品批件,2020年、2021年,公司还分别录得亏损717.72万元、988.24万元;刚刚收购不久的江右制药,其2021年也亏损了155.79万元。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恒昌新药药品研发进程)

  或许上述两家子公司是否亏损与其制药企业的定位无关,毕竟,恒昌医药旗下子公司的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截止目前,恒昌医药旗下共有13家子公司,除恒昌新药外,恒昌医药对其他子公司的持股比例均为100%。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恒昌医药子公司)

  和讯财经查阅招股书发现,2021年,恒昌医药的13家子公司中,仅和治恒昌、恒昌信息、超诺信息、尚划算、优福思乐、重庆恒昌6家企业实现盈利,其余7家均录得亏损。

  针对上述情况,和讯财经曾就“公司旗下子公司大面积亏损的主要原因”向恒昌医药致函询问,但同样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恒昌医药可能还存在信息披露不充分的情况。

  天眼查显示,2021年,恒昌医药旗下的恒昌新药两次被当地监管部门查出存在问题,并被责令改正。但在招股书中,恒昌医药并未提及相关内容。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截图来源:天眼查)

  另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12月,恒昌医药以200万元的交易对价收购了超诺信息100%的股权,公司为此向江琎(恒昌医药实控人)支付了110万元收购费。

  令人不解的是,江琎并不在超诺信息的股东列表中,恒昌医药收购超诺信息,为什么需要向江琎支付收购费?

  针对公司股权收购问题,监管部门在首轮审核问询中对恒昌医药发出追问。

  从恒昌医药后来对证监会的问询回函来看,江琎通过好友荆宇锋代持控制了超诺信息55%的股权,是超诺信息的实际控制人。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

(截图来源:恒昌医药对首轮审核问询的回函)

  不过,在已披露的招股书中,恒昌医药从未提及荆宇锋为江琎代持超诺信息股权的情况。这样的遗漏,是无心之失还是刻意为之,确实耐人寻味。

  和讯财经注意到,恒昌医药收购超诺信息的价格为200万元,然而,截至2020年10月31日(基准日),超诺信息的净资产仅为82.64万元,这笔交易的溢价达到117.36万元。截至2021年末,超诺信息的净资产也仅增长至89.5万元,仍然与公司的收购价存在较大差距。

  拟用超六成募资“建楼” 账上5亿现金“躺平”却要补流?

  除上述问题外,恒昌医药本次IPO募集资金的用途也很耐人寻味。

  据招股书披露,本次IPO,恒昌医药拟募集资金7.71亿元,用于恒昌医药总部基地项目、大健康产业集成服务线上平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恒昌医药总部基地项目投资总额为5.34亿元,公司拟投入募资金额4.9亿元,约占募资总额的63.5%。

恒昌医药因销售“劣药”多次被罚 拟以超六成募资“建楼”合理性待考|IPO观察(募集资金用途)

  据恒昌医药介绍,“恒昌医药总部基地项目” 拟在长沙金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现代化仓储物流中心及总部基地,以替代现有长沙租赁仓库及办公楼。

  然而,2019年至2020年,恒昌医药的租赁费用(主要为公司办公楼及仓库的租赁支出)仅分别为261.93万元、355.67万元和53.92万元。

  报告期内,2020年恒昌医药的租赁费最贵,为355.67万元。以此计算,“恒昌医药总部基地项目”5.34亿元的投资总额是公司2020年的租赁费用的150倍。

  在国内,仓库和办公楼的使用年限均仅为40年,相比之下,租用仓库和办公楼显然更划算,恒昌医药为何还要将大部分募资投入到“建楼”项目中?

  恒昌医药的另一项“募资用途”也很值得关注。

  招股书显示,恒昌医药此次IPO,拟将1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和讯财经注意到,2019年至2021年,恒昌医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490.36万元、8929.98万元、2.49亿元;货币资金分别为2.09亿元、3.74亿元、5.61亿。报告期各期,公司还分别派发分红3150万元、1407.75万元、2130.33万元,分红金额合计达到6688.08万元。

  恒昌医药逐年增加的经营现金流和货币资金,以及持续不断的分红,似乎显示出公司当前现金流状况良好。那么,投资者或许要问:在巨额资金在账上“躺平”的情况下,恒昌医药拟募资补流的必要性又何在?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高管出走,用户断崖下降,由盈转亏,新氧要出局了吗?
« 上一篇 11-18
环境违法处罚结果出炉 金禾实业被罚近75万元
下一篇 » 01-01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