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米尔斯海默:中国崛起

对中国而言,“和平崛起”的重要标志之一,不仅是我们40年没有再打过仗,更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带领数亿中国人摆脱绝对贫困,建设全面小康社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与西方世界普遍采取殖民掠夺等方式,实现原始资本累积的做法不同,中国充分发挥了内部动员能力,凭借政策优势来释放人口红利,通过地理规划来实现资源的合理分配。凭借这样的循环战略,我国实现了内生性的资本累积,这的的确确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和平崛起的过程。


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

约翰·米尔斯海默,芝加哥大学“温得尔·哈里森杰出贡献”政治学教授、国际安全政策项目主任,美国国际关系的著名学者之一,《纽约时报》、《新共和》、《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又不该忽视“国际环境”作为另一个重要参考因素,在中国崛起前夕所起到的决定性意义。比如,中国一开始就通过朝鲜战争奠定了自身在东亚地区的话语权。后来又在抗美援越期间充分展示了自己对中南半岛的军事影响,最终导致美国放弃对中南半岛的干涉,连带着将驻台美军也一并撤出,并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正是因为这两场战争所造就的国际环境,给中国争取了一段相对和平的发展窗口期,最终实现了自身的和平崛起。

或者我们换一种说法,不同于英、德、日等小国(人口和资源意义上的),以中国的人口基数和地理规模来说,根本不需要通过外部掠夺就能轻易实现和平崛起。而类似中国、美国、俄国、印度这样的国家,都有这种先天条件,差别仅在于有没有解决好内部矛盾(比如印度),又或者能不能在“国际环境”中争取到一个充分发展的机会(比如俄罗斯)。

米尔斯海默:我说了130次,中国不可能和平崛起在名著《大国政治悲剧》中,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提到了一个尖锐的观点,叫做“进攻性现实主义”。他强调:“国际社会一直处于一种无政府的状态,国家的权力与地位越高,就越有发言权。国际政治就是大国政治,各国间的权力分配决定了国际运行模式。大国为了保全自身地位,达到安全生存的目的,就必须抢占更多的世界资源,不断提高自身实力来保障国家安全。但矛盾是,恰恰因为无法确定其他国家的实力,所以只能一味提高自身能力,导致大国最终都会陷入无休止的军事扩张,尽力实现自己的权力最大化。随之而来的,是每个国家都会被迫陷入安全困境,直到走向对抗,这就是大国发展的悲剧。”

如果把这段描述套用到现实历史中,就不难发现一个特点,即德国的崛起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而日本和德国的崛起则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相比之下,苏联的崛起让美苏冷战的阴云笼罩了全世界。但抛开“新老帝国争夺世界霸权”,以及“法西斯国家的贪婪侵略”,国际社会无政府状态所造成的“安全困境”,以及各国对自身所处国际环境的普遍忧虑,才是这几场大战爆发的根本原因。那么把视角重新切回中美,随着中国和平崛起对于“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环境”的冲击,美国开始越发针对中国,并不断提出中美“新冷战”概念。

正如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最新的对华政策演讲中所强调的那样“美国必须提高自身实力,以便在未来二十年内赢下中美对抗。”之前,米尔斯海默在接受了中国媒体的采访时,回答了自己关于“美国如何面对中国崛起”的看法。当时的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我已经说了130多遍,中国无法和平崛起!当含蓄的手段无法达到目的的时候,中美两国就会爆发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此外,他还认为中美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新冷战,并且出现热战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高。
第一,中美之间没有发生类似于二战的大战,双方对战争没有厌倦感;第二,中美战争可能发生在海上,而不是人口中心区,所以战争门槛低;第三,中美两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都很强烈,中国尤其强烈。
这段话一如既往地现实,但准确概述了中美两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下面就让我们一一分析,为什么说“从国际环境来看,中美矛盾实际上是不可调和的”。

首先,想要实现崛起,中国就不可能一直仰仗经济的内循环。虽然中国经济的外循环战略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殖民掠夺,是一种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合作与开发。但是,具体方式的“和平与否”对西方国家而言并不重要,中国与西方世界在国际环境中的原生利益冲突才是问题的关键。短期来看,它可能是经济上(合作方与掠夺方)的利益冲突。长期来看,它也可能是国际话语权上(支持方与反对方)的意识形态冲突或阵营矛盾。

无论哪种,都符合“现实性进攻主义”里所提到的“各国在国际运行模式中所追求的世界资源分配的安全性”。为了保障这种资源分配的安全性,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一定会如期到来。这里拿中国举例,中国海军的强军过程在口号上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从浅蓝到深蓝”。如果走向浅蓝这部分是为了保障国家基本安全,那么走向深蓝这部分则是为了保障中国经济外循环的安全。并且,这个保障目标不限于贸易安全本身。不久前,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安全协议,这是动摇美国海洋霸权基石的一个开始。

虽然从中国的角度出发,这是在“国际环境”中为保障外部利益而被迫做出的抉择。但在美国眼里,这是美国在“国际环境”中丢掉某个外部利益保障点的开始,是挑战的信号。当谁都无法准确摸清对方实力的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化自身的军事力量,以便在可能到来的军事对抗中提前占据优势。米尔斯海默的话没错,中美矛盾的确不可调和,中国也不可能实现“理想化的和平崛起”。但好在中国并没有一家独大的想法,美国将在对抗过程中逐渐理解这一点,最终也会在对抗过程中找到中美合作的可能性。

就像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中国的目的始终是把美国“赶出去”,而不是为了自己“住进去”。反对无序扩张的同时也制止对方的无序扩张,就是中国对于世界和平所做出的最大努力。无论中国的和平崛起能不能保持下去,至少我们都是正义的一方,这已经足够了。

即使不让中国“和平崛起”,中国也要崛起在西方社会的所有论调中,中国崛起这一结果是必然的,是可以被预见的。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华尔街的精英们对照中国的发展数据,凭借手中的计算器就提前知道了这一结果。因此,这些年他们所讨论的重心都放在“美国会不会让中国和平崛起”。理论上来说,三十年前的美国的确可以做到不让中国和平崛起,但代价就是彻底放弃中国的“世界工厂”定位,降低美国主导的西方社会的生活质量。但不要忘了,美国始终是一个追逐资本利益最大化的国家,不可能放弃对中国的低成本资源掠夺,一开始就尝试与中国划清界限。如果美国真能做到“明大局而弃小利”,就不会把自己的路走窄了。

中国的韬光养晦战略1.0,用一代人吃几代人苦的代价,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走上和平崛起的道路。并且通过改革强军的一系列政策,保障了这种崛起无法再被任何外部势力单方面阻断。即使英国外相跳出来威胁我们:“如果中国不遵守国际秩序,那么中国的和平崛起是可以被制止的。”那么请问,就算出手了又能如何?你们不想让中国和平崛起,难道中国就不崛起了吗?要知道,和平崛起一直是中国所追求的最理想的复兴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因为害怕被扣上“非和平崛起”的帽子,就对霸权主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妥协。

中国早就看出来某些国家不会轻易让中国和平崛起,所以在6月份的香格里拉会谈中,我们提前亮明了自身立场——“如果触碰中国底线,中国将不惜一战”。即使他们不想让中国实现和平统一,中国也要统一;即使他们不想让中国和平崛起,中国也要崛起。中国人民同样是伟大的人民,有着追求国家完整,向往美好生活的权利。我们将排除万难,把目标贯彻到底,这便是中国的回答。

中国的和平崛起,才是美国的万幸以今天中美的国家体量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从外部倾覆对方。如果有谁想做这样尝试,那么整个人类社会都将面临一场难以想象的浩劫。对美国来说,中国的和平崛起恰恰是最好的结果。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不仅向美国抛出了橄榄枝,邀请美国共建一个和谐世界,还始终承认美国的积极参与必不可少,中美合作的意义非同凡响。中国的崛起没有将美国抛在一边,也没有挤压美国的生存空间。相反,是美国单方面忽略中国的发展成果,总想着搞无序扩张,想着让美国继续一家独大。

美国的确能用战争的方式结束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但美国不能改变中国崛起的大趋势。因此,以美国当前岌岌可危的霸权信誉来说,不让中国和平崛起的行为相当于赌上美国的全部国运,来赌一场只针对于美国的“零和博弈”。理由是,即使中国遭遇一次失败,还可以通过庞大的内生市场,以及完整的工业门类和强化经济内循环等手段重整旗鼓。但换成美国遭遇一次失败,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美国是个过分依靠霸权主义压榨世界的国家,本身的生产能力十分低下。美国的实体产业凋败已久,早就没有了可回旋的内部空间。

如果美国发起一场战争让自己失去了名义上的第一,它将摔得比任何人都惨。那些觊觎美国的盟友,或者被美国压迫已久的国家,都将产生不同的想法,对霸权陨落的美国群起而攻之,直至将美国分食殆尽。这不是美国所希望的结果,任何试图改变中国和平崛起路线的做法,对美国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尝试。历史上,中国已经用两场战争警告过不可一世的美国,美国在这两场战争中已经失去过很多东西。如果不想失去更多,美国就要学会接受,学会尊重,学会合作。
编辑:石昕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高端市场看海信,双十一吹响2022世界杯热销前奏
« 上一篇 11-15
喵喵喵,主人今天记账了吗
下一篇 » 11-23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