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TCL电子盈利能力下滑,深耕第二曲线难自救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今年因为疫情,原材料的供需失衡导致成本上涨,同时人们的消费电子需求转弱。面对突如其来爆发的疫情,TCL电子也同多数企业一样,受到“宅经济”退潮,叠加成本涨价冲击的双重影响。TCL电子发布2022年上半年财报。上半年整体收入达337亿元,同比下跌3.6%。归母净利润2.5亿元,同比下降76%。资本关注利润,过低的盈利能力也是掣肘企业估值的一个因素。在财报公开后,TCL电子股价随即大跳水,当日收盘股价大跌20.5%,收盘市值为104亿元。 

显示业务是TCL电子的老本行,可惜主引擎熄火,显示业务收入由2021年上半年的290亿元下降至2022上半年的245亿元。无法逃避的周期劫和行业重构下的风险,TCL电子正在积极寻找新的营收增长空间,探索智能显示行业的软硬件协同发展。 

TCL电子近年来注意力转移到海外市场,在国内市场的业绩表现差强人意。在面对众多新老行业对手,TCL电子自身的护城河并不能够保证其在市场中的竞争力。一方面,TCL电子的盈利能力十分不稳定。而另一方面,TCL电子渠道库存高企的情况下,销量骤减、股价大跌,都给TCL电子的运营能力和经营能力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

资本市场遭遇冷板凳 

赴港上市的TCL电子,到了2022年初,月线呈现两连阴,市值仅剩下86亿港元,市值缩水30%。要知道TCL电子在上市之初,市值一度超千亿港元。但近十年,其股价在低位徘徊不涨。这其间,即便有利好消息放出,资本市场对TCL电子也没有强烈的做多意欲。 

2022年上半年的成绩不太如意,回顾一下2021同期的报告:营业收入为349.34亿港元,同比增长103.7%;净利润为10.41亿港元,同比增长122.9%。 

如果只是单纯在2022年上半年业绩下滑,TCL电子的市值不该缩水到这种程度。实际上今年不少家电企业均是营收、利润双下滑,可股价受影响不大。但资本市场注重企业的未来可能性,更看重预期,所以这信号意味着资本市场对于TCL电子的未来并不看好。 

2021年全年TCL智屏全球销售量约为2200万台,同比减少1.6%,更为重要的是国内销量同比下降25%。再加上近年来,家电行业整体处于“低毛利、微增长”的困境。 

简单分析一下TCL的业务组成。TCL电子的业务线涉及诸多细分家电赛道,其中智屏在2021年全年的营收中,占比高达67%,一直是TCL电子的业绩“台柱”。但近年来智屏的销量持续下滑,产品口碑也没建立起来。 

所谓智屏,也称为智能电视、社交电视、互联网电视等。智屏成为增量市场之初,互联网企业也都下场多时,荣耀、小米这类“正统”互联网企业可以说如鱼得水。传统实业起家的TCL电子,并没能在其中绽放异彩。 

为了挽救颓势,TCL电子也做出了各种措施,包括特意成立了子公司雷鸟科技,推出雷鸟智屏,对标小米旗下的产品,以性价比为产品卖点,可惜并没有市场上掀起什么浪花,销量不瘟不火。

其后,是银弧极速智屏系列作为明星产品,被TCL电子寄予了厚望。但银弧极速智屏系列属于高端定位,产品宣传能支持8K解码,然而屏幕是4K的,让8K解码成了一个摆设。另外屏幕色彩宣传为130% BT色域,这一技术早已被主流厂家所抛弃,TCL电子却捡回来重新使用到高端产品上,实在让人费解。于是,无论TCL电子宣传得怎么高亢激昂,这款精心推出的产品却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TCL电子的智屏业务线,因为产品战略失误,从领跑者沦为了追赶者。可TCL电子的体量还是摆在那里看得到,经营多年的企业形象也依然为大众所熟知。对于TCL电子,更大的挑战在于社会休闲娱乐生活的改变,造成的电视开机率下降和终端需求萎缩。 

根据行业数据,2021年全球智屏出货量同比下降6%,国内市场智屏行业整体销量同比下降11%。 

当前的国内家庭装修风向,客厅的接客功能已经弱化,智能电视也慢慢地从家庭必备品到可有可无的地步,购买需求的动力在稳步下降。拥有电视的更多是两人以上的多人家庭,但即便有电视,观看时长也很短。这就造成了不仅智能电视的销量日渐下滑,更换周期也被无限拉长。行业数据表明,当前智能电视平均换机周期在10年左右,远超6年安全使用期。 

也不能怪资本市场要给TCL电子冷板凳坐了,一个天花板就在“头顶”的行业,对于讲究前瞻和预测的资本市场来说,向上生长空间很有限,增长只会越来越困难。 

第二增长曲线未成功 

事实上,TCL集团在2021年交出了一份成绩优异的财报成绩单,但反观其两大上市公司TCL科技和TCL电子近一年来的股价均处于持续下行的态势。原因之一,TCL电子的智屏业务发展至今已疲态尽显,特别是在国内的销量大幅下降,行业处于整体规模出现萎缩的发展阶段。而AloT业务的前景仍未明朗,TCL电子的窘境短时间内难以改变。 

为了扩大营收,实现增长,TCL电子企图通过构建AloT(人工智能+互联网)新业态,从而扭转当前困局。因此在去年年中TCL电子的业务架构进行了全新升级,大致分成互联网业务、显示业务以及创新业务三大板块。 

分板块看,智能连接和智能家居同比分别增长29%、68%;互联网业务收入达15亿元,同比增长53%。创新业务和互联网业务已成为拉动TCL电子营收的中流砥柱,但问题都是体量太小,不足以带动整体规模增长。 

2020年国内的AloT市场规模达到6千亿,同比增长49%,预计今年整年的市场规模会超过8千亿。TCL电子在AIoT领域的策略,是借助电视机业务的优势,带动手机业务增长,再将手机、电视产品结合起来,进而打开AIoT市场。尽管这个新赛道接近万亿规模,但TCL电子谋求第二增长曲线并不容易。

首先,AIoT这一概念始于2018年,竞争者众多,不乏行业巨头。TCL电子需与之正面抗衡,然而双方的实力不成正比。 

无论是谷歌、微软、亚马逊等科技巨头,还是国内的京东、小米、华为等互联网巨头,都已经踏入AloT赛道。就连与TCL电子同期的老朋友们——海信、创维、康佳也纷纷下场。这个赛道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了。 

其次,TCL电子缺乏护城河,众所周知,TCL电子并不以AI 见长。TCL电子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标签不再是简单的智能显示屏,而是一家由家居向移动户外及商用延伸,为用户打造全场景智能生活的企业。但根植于现实,TCL电子落后的手机业务和智能语音技术,成为布局AloT业态的阻碍。而这,也让TCL想在这次的物联网构建浪潮中,处于劣势。 

AloT的内核是人工智能,这方面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很大,而TCL电子作为传统企业的理解相对不深,不是加装了超大屏幕就可以称之为AloT家电的。成熟的AIoT解决方案,才是消费者购买的关键因素。 

最后,TCL电子的AloT战略缺乏基石。人们的生活习惯仍然是更依赖于手机屏幕,而非其他智能家电的屏幕,且现在智能家居即便配备智能屏幕,最终还是汇聚于移动端的APP上。当下AloT的入口,要么以手机为主,代表企业为小米,要么以智能音箱为主,代表企业为百度,较少像TCL电子一样,将电视作为入口。 

进击AIoT任重而道远,但显然又是必须要切入的市场。自收购TCL通讯后,TCL电子就加快了AIoT战略转型的步伐,可目前TCL电子还没有尝到太大的甜头,TCL电子渴望在AIoT新业态中找到第二条盈利曲线。但壁垒未筑,隐忧已现,TCL电子的第二增长曲线,还差点火候。 

结语 

综合来说,TCL电子的强项在于其通信硬件优势以及智慧显示技术硬件优势,缺点则是TCL电子常年专注国外市场,国内市场缺失。无论是智能家居,还是智能手机,国内都有知名度更高的企业在把控着市场份额。 

面临行业新风口,需要指出的是,在这种玩家云集的赛道中,无论在技术底蕴还是资金实力上,TCL电子处在弱势中,第二曲线难以一蹴而就。TCL电子需要整合资源,调整产品策略,加强核心竞争力。要想在新赛道站稳脚跟,雄厚的产业规模、精准的谋篇布局,以及持续的发展能力,一样都不能少。 

谨慎乐观而言,物联网时代的商业竞争本身就是一场长期竞赛。基于硬件优势,全球布局实力,TCL电子仍然有东山再起,打开增量空间的机会。AIoT是值得畅想的,希望TCL电子能以新一轮行业变革来赢得下一个时代风潮。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需求与热度不减,摩托车市场重返千亿消费规模
« 上一篇 10-18
未来电器IPO:去年营收净利均下滑 产能利用率不足仍募资扩产存疑
下一篇 » 08-3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 0 条评论